川普引爆內容審查權議題,臉書有更去中心化的解法嗎?

social media

5 月 29 日,美國總統川普簽署了一份行政命令,聲稱將讓包含 Twitter、Facebook、Instagram 和 YouTube 在內的社群平台,為其「內容審查」的行為負責。長期以來作為「言論仲裁者」的社群媒體巨頭們將做出什麼樣的改變呢?Facebook 的內容監察委員會似乎是個可行的方式。

社群媒體控制你的靈魂

「Banks control your money, social media control your soul」(銀行控制你的錢,而社群媒體控制你的靈魂)

社群媒體的內容審查權,在網際網路與社群媒體當道的時代,已是不得不正視的問題。根據鏈新聞報導,美國總統川普在 5 月 29 日簽署了一份行政命令,將讓包含 Twitter、Facebook、Instagram 和 YouTube 在內的社群平台,為其「內容審查」的行為負責。行政命令中寫道:

「Twitter、Facebook、Instagram 和 YouTube 發揮著巨大的力量,即使不是史無前例的,也可以對影響公共事件的解釋。審查、刪除或讓訊息消失;並控制人們看到或看不到的東西。」

的確,社群媒體擁有很大的權力,如同「言論仲裁者」,能夠決定是非。但拔除這些社群媒體巨頭的審查權真的是好事嗎?以 Facebook 為例,該公司在全球僱用了數千名的內容審查員來篩選貼文內容,這些內容審查員往往都得大量且仔細的觀看那些色情、暴力或是帶有種族歧視、偏見的圖文,這對他們帶來嚴重的心理創傷,相信大多數人都不希望這些負面內容廣泛出現在日常生活中。

Facebook 啟動獨立委員會

如果說,有什麼方式能夠削弱社群媒體的中心審查權,又能讓平台生態系統過濾負面訊息的話,Facebook 的內容監察委員會「Oversight Board」是一個不錯的方式。Oversight Board 是一個被稱為 Facebook 最高法院的第三方獨立組織,該組織獨立於 Facebook 之外運作,並由至少 11 位最多 40 位委員組成,每個委員任期 3 年,委員成員來自世界各地,與 Facebook 無直接關係。

在今年 5 月 7日公布的第一批 Oversight Board 成員名單(共 20 位)中,就有一位是來自政大傳播學院廣告系的陳憶寧教授。

在此與朋友們分享,我加入了Facebook's Oversight Board。It is my great honor to be able to join Facebook's Oversight Board and…

陳憶寧さんの投稿 2020年5月6日水曜日

委員會成員就各自專業除了提供言論自由、安全和隱私等數位內容和治理等社群政策供,還會審理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上對內容判定結果有爭議的申訴,Oversight Board 的判定結果甚至可以推翻 Facebook 的原判決。

事實上,Oversight Board 的概念類似於區塊鏈領域中的分散式自治組織(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, DAO)。在區塊鏈或去中心化應用中,有許多的項目是透過 DAO 制定項目的發展方向,維持生態系統的運作,例如穩定幣項目 Maker、去中心化法庭 Aragon、最近剛發幣的點對點借貸項目 Compound 以及其他眾多公有鏈系統都是透過這種方式運行。其好處是,能夠消除極權問題,所有決策皆由社群成員共同決議,實現「由下而上的治理模式」。

台灣數位政委唐鳳,先前接受海外區塊鏈媒體 Decrypt 的專訪,曾分享分散式治理在台灣推動行政管理技術創新的前景。唐鳳當時表示

「 帳本(唐鳳接受專訪時使用『帳本』一詞而非『區塊鏈』)非常有前途。它們是建立跨部門之間的「問責制」和「合法性」的一種低成本解決方案。」

分散式自治組織 DAO

Facebook 的 Oversight Board 可以視為「許可制的分散式自治組織」,必需經過許可才能成為組織成員,這種方式雖然不一定能做到絕對的公正,但與「非許可制的分散式自治組織」相比較容易實現。原因在於「非許可制的分散式自治組織」世界各地任何人都可以成為組織成員,無法過濾這當中是否存在惡意人士,因此必須額外設計一套共識機制,將參與者的利益與生態系統的健全發展綁定再一起,才能保障組織與成員的目標一致。

為此,大多數分散式自治組織都會發行治理代幣,以經濟激勵的方式,刺激社群成員做出正確的決定(類似於股東會議)。以穩定幣項目 Maker 為例,該項目的代幣(MKR)持有人有權力修改協議的利率、抵押品以及其他參數,同時他們也有義務設定正確的參數與決策來確保 Maker 協議的正常運作。

因為,只要 Maker 協議本身能夠維持健全的發展,MKR 在市場上的流通量就會逐漸減少,進而提升 MKR 代幣的市場價格,反之,如果協議的運行出現問題,MKR 持有者就必須承擔責任。例如 3 月中旬,由於加密貨幣市場在短時間內暴跌,導致 Maker 協議中的抵押品價值低於債務總價值,進而產生無法償還給債權人的呆帳,因此,系統自動增發 MKR 並將其拍賣以償還呆帳,而 MKR 持有者(決策者)便因代幣下跌而造成經濟上的懲罰。

由下而上的治理

雖然社群媒體在內容審查的權利時常受到外界批評,但不得不承認,大多數社群媒體實施的內容審查都並非惡意,其確實為我們過濾掉許多負面與惡意內容。真正的問題點或許一直都不是內容審查本身,而是內容審查「由上而下」的治理模式。如果,社群媒體能夠將部份權力分散並下放,如同 Facebook 的 Oversight Board 這種「由下而上」的治理方式,那麼,大眾的言論就能由更公正的一群人負責篩選,社群媒體「侵犯言論自由」或「傾向某某黨派」這類的批評聲浪也能減少許多,這對用戶與平台而言,無疑是一種雙贏的結果。

內容審查權的問題在美國總統川普頒布行政命令後被搬上檯面,相信接下來的日子,各大社群媒體都會在監管機構的關切下,開始調整內容審查的執行策略,至於這些平台是否會採用分散式自治組織的模式,就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衍伸閱讀


立即加入 Telegram 獲得最完整的金融科技資訊、區塊鏈新知、業界實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