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辦人離職後秒上架!幣安與 DigiByte(DGB)之間到底有何恩怨?

多年以來一直被幣安交易所(Binance)排除在外、拒絕上架的 DigiByte (DGB),終於在本月 22 日於幣安上架 DGB/BTC、DGB/BNB 以及 DGB/BUSD 交易對,很巧的是,這正好發生在長期批評幣安的 DigiByte 創辦人 Jared Tate 宣佈辭職後。

幣安免費上幣

DigiByte 是開源區塊鏈網路,受比特幣的啟發,由創辦人 Jared Tate 於 2014 年發佈。DigiByte 具備 SHA256、Scrypt、Skein、Qubit 和 Odocrypt 等五種挖礦算法,並以極低的交易手續費來獎勵礦工。但是多年以來,幣安上架許多市值、人氣更低的幣種,獨漏 DigiByte。

根據幣安昨日的上幣公告,現在已開放 DGB 交易。而 DigiByte 創辦人 Jared Tate 自 2017 年以來,一直對於中心化交易所的營運方式猛烈抨擊,並在今年五月時閃電辭職,他指出

加密產業正被貪婪所侵蝕,八年以來我所學到的就是,貪婪就是加密貨幣和大眾的原始動力,九成用戶所關心的就是在暴漲時兌現,這就是他們的動力。很多人、組織透過 DGB 賺了好幾百萬,卻沒有回饋社會、幫助生態發展。我會在夏天好好休息,但這不代表我永遠離開 DigiByte。

而整起事件顯示,先前幣安拒絕上架 DigiByte 交易對,可能是出自於私人恩怨。

與交易所的鬥爭

Tate 與交易所的鬥爭可以追溯到 2018 年,當時他在推特上表示

幣安現在將收到的賄賂款項(上架費)100% 捐贈給自己新建立的慈善部門,我猜這個部門位於「炒作分部(Pump&Dump)」的對面、座落在「刷量(Wash Trading)」團隊的旁邊。

此外,Tate 去年曾指控,在與幣安協調上幣的過程中,幣安要求 30 萬美元以及 DGB 總量的 3%,作為一道保險以防止駭客盜竊以及預防 DGB 設計上所存在的缺陷。

對此趙長鵬則回覆:我覺得他好像特別不想要幣安上架 DGB ,沒有時間浪費在這種人身上,生命中還有許多更有趣的事情。

而 Tate 去年 12 月對於趙長鵬以及波場創辦人孫宇晨的抨擊達到了新高度,他指出

厭倦了這個產業的廢話,我無法拿八年的時間,傻坐並看著區塊鏈鏈技術被一群騙子(像是 CZ 與孫宇晨)劫持。

無論 Tate 與各大交易所的關係是否有所改善,最大受益者肯定是 DGB 代幣持有者,自幣安宣佈上架以來,DGB 上漲幅度達 29.41%,自今年一月以來,漲幅更來到 340%,而截稿前幣價為 0.022 美元,市值排名 34 名。

以市值前 35 名的加密貨幣來說,目前不可在幣安交易的有:BSV(因 Craig Wright 自稱中本聰等疑似詐欺行為下架)、LEO( Bitfinex 平台幣)、HT(火幣平台幣)、OKB(OKEx 平台幣)、COMP( Comound 治理代幣)、HEDG(社交交易平台 HedgeTrade)。

衍伸閱讀


立即加入 Telegram 獲得最精準的區塊鏈新知、加密貨幣動態!